首页 > 社会 > 社会万象 > 正文

身高1.98米男子患骨瘤面部畸形 北京街头求助

文章来源: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5-09-09 08:10:33
点击:4
function doZoom(size) {document.getElementById('zoom').style.fontSize=size+'px';}

 

 身高1.98米男子患骨瘤面部畸形 北京街头求助

  城管来了,杨超凡把摊儿收了。

  10岁左右,左面部稍鼓,逐渐畸形却查不出什么病18岁高考时,脸趴在试卷上答题

  两次手术,花费近20万没根治他的病,但却圆了他的大学梦

  如今骨瘤已伸出鼻孔,再不手术,他将双目失明而每次与家人通电话,都说挺好的

  □记者陈海峰文图发自北京

  核心提示|一个多月以来,24岁的杨超凡总坐在北京地铁口的人行道边上,怪异的面相会时不时地把行人吓一跳,但若驻足观看一会儿他摆“人肉沙包”摊,便会有人往摊前纸盒里扔钱。

  此时的杨超凡,左眼已失明,左鼻孔的骨瘤已伸出鼻孔,现在只能靠嘴呼吸,若再不手术,他将双目失明。因长相吓人而找不到工作的杨超凡,家里债台高筑,他只能采取此法“救”自己。

  他为挣手术费,街头当“人肉沙包”

  9月8日上午10时,本报记者在北京地铁国贸站C出口的右侧,见到了身高1.98米、24岁的杨超凡正低头坐在一个地铁标示牌的下面,而他的面前是制作好的一个求助招牌:

  人肉沙包10元一拳

  我叫杨超凡,毕业于河南经贸职业学院,由于患有骨纤维瘤和垂体瘤,致使我的面部严重畸形,并且左眼失明,无法正常生活,为了给我治病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,还欠下许多债,最近病情进一步恶化,由于家里实在拿不出钱治疗,迫不得已来此求救,好心人您打我一拳吧!

  这看起来像是一种表演,事实上,杨超凡最害怕见生人,总是不敢抬头。一个月前,杨超凡只身来到北京南三环的大红门第一次摆摊时,转悠了整整一上午,就是没有勇气出摊。但他强烈渴望摘下“面怪”这个面具,像正常人一样生活。为攒够50万的手术费,终于在当日下午摆起了摊。

  “这不是骗人的吧?”杨超凡几乎每天都能听到类似的质疑声。现在,他已经不在乎别人说什么。

  出摊大约20分钟后,突然有城管赶来清理街道。杨超凡没做辩解,默默地卷起家什。待城管走后,他又重新出摊。

  他大学毕业,找工作却屡次碰壁

  杨超凡出生在夏邑县桑固乡段园村,10岁左右时,左面部稍鼓,没引起注意。后来左面部逐渐畸形。家人带他到处就医,也没查出什么病。

  2009年,18岁的杨超凡读高三时,两眼视力下降,只能达到0.1、0.2,高考时,脸趴在试卷上才能看清。

  第一年高考因病情加重,未去就读大学。2009年高考结束后,他在北京同仁医院检查,确诊为骨纤维瘤和垂体瘤。当年做了两次手术,花费近20万元,由于没钱做第三次放疗手术,后来病情复发。

  手术后,杨超凡如愿以偿读了大学,在河南经贸职业学院,他受到了优待,学校不但免除了他的学费,还为他定做了一个两米多的单人床,设置了一个单间。

  大学毕业后的杨超凡希望能有一份稳定工作,像正常人一样生活。但因为他“长相吓人”,没有老板敢继续用他。

  虽然如此,这个坚强的大男孩仍然选择不放弃:“我必须自食其力,医生说如果再做两次手术我的面貌会有改观。”杨超凡说,要想像正常人一样生活,只有靠自己的努力。

  找工作屡次碰壁,几近绝望的杨超凡,在一个偶然的机会,从网上看到一个父亲为救孩子,在街头摆“人肉沙包”摊,这则信息启发了他。

  现在,“摆摊”1个多月的杨超凡,已经有了2万多元的收入。

  “得到过那么多人的帮助,我心存感激,我恢复正常后,会参加更多的爱心组织,做公益事业。”

  他面部畸形严重,昔日校友来帮忙

  夏邑县高中毕业的张建阳,在读高中时,偶尔见过杨超凡。9月6日,在北京找工作的张建阳,突然在地铁口见到了杨超凡。“我感觉是他,又不敢认,感到他面部比以前大好多。”确认是杨超凡后,张建阳将其照片发到微信群,随后,他建立了“一起来帮杨超凡”的微信群和校友QQ群,两天内,已收到9万元的捐款。

  在北京工作的王亚芳,7日下午赶到杨超凡身边,“我就是来陪伴他,给他心理上的安慰。”王亚芳说,而此前,他们只是校友,并不相识。8日上午,前来“陪坐”的王亚芳,还与城管理论。上午11时许,校友王彪赶到,下午,校友刘凯专程从天津赶到北京。

  与其他人不同,刘凯在高中时是杨超凡的同桌。“我从网上看到情况,与他联系时,超凡骗我说在医院里,他这是不让我担心。”刘凯说。而另一个素不相识的夏邑县高中女校友,见到杨超凡时,突然给他一个拥抱,让杨超凡激动不已:“我知道,同学们是在鼓励我,我会努力渡过难关的。”

  他与家人通电话,每次都说挺好的

  8日上午,记者与杨超凡的父亲取得联系。据了解,杨超凡的父亲杨亚奇今年47岁,他与妻子二人在天津干零活挣钱还债。

  杨亚奇与儿子不经常见面,偶尔会通一次电话,电话中,父子俩多是简单的问候。“半个月前,我与超凡打电话联系了。儿子每次都说不错,挺好的,不要我们担心,我知道他怕我和他妈难受。”杨亚奇说道。

  杨亚奇告诉大河报记者,超凡上小学二年级时,脸部开始鼓起来,他立即带着超凡四处求医,并在北京一家医院做了手术,花了十几万元,都是借的钱。但超凡的病并没有得到根治。

  杨超凡大学毕业后,他告诉家人“我要出去找工作”,并没有告诉家人,他要去哪里找工作?杨亚奇夫妇虽然担心儿子,但他们明白儿子不想连累家人,嘱咐儿子几句后,便让儿子离开。为了还债,杨亚奇夫妇也开始到各地打零工,有时运气好,一天能挣个一百多元,不好时,一天一个活都接不到。今年麦收季节,他与妻子没有回家。杨亚奇说:“我们想给儿子看病,但实在没钱了,没法儿。他的病情不说我也能猜到,心里很难受、很担心。”

  如您有余力,请帮帮24岁的杨超凡!本报热线0371-96211工行卡号:6215581716002041974户名:杨超凡  来源:大河网-大河报

免责声明:凡未注明“来源驻马店热线网”的图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驻马店热线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其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window._bd_share_config={"common":{"bdSnsKey":{},"bdText":"","bdMini":"2","bdMiniList":["qzone","tsina","bdysc","weixin","renren","tqq","bdxc","kaixin001","tqf","tieba","douban","tsohu","bdhome","sqq","mshare"],"bdPic":"","bdStyle":"0","bdSize":"32"},"share":{},"image":{"viewList":["qzone","tsina","tqq","renren","t163","baidu","tqf","douban","tsohu","sqq","qq","bdhome","copy","print","mshare"],"viewText":"分享到:","viewSize":"16"},"selectShare":{"bdContainerClass":null,"bdSelectMiniList":["qzone","tsina","tqq","renren","t163","baidu","tqf","douban","tsohu","sqq","qq","bdhome","copy","print","mshare"]}};with(document)0[(getElementsByTagName('head')[0]||body).appendChild(createElement('script')).src='http://bdimg.share.baidu.com/static/api/js/share.js?v=86835285.js?cdnversion='+~(-new Date()/36e5)];
var duoshuoQuery = {short_name:"jiaoyou888"}; (function() { var ds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ds.type = 'text/javascript';ds.async = true; ds.src = 'http://static.duoshuo.com/embed.js'; ds.charset = 'UTF-8'; (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'head')[0] ||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'body')[0]).appendChild(ds); })();